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卖潮物~吧

 
 
 

日志

 
 

中国前卫艺术的重新探讨  

2016-03-13 21:33:10|  分类: 陶艺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卫或者先锋,是从法语avant-garde翻译的,据英国枫丹娜现代思潮词典,前卫是“1848年以前法国使用的军事名词,意指任何政治上先进的共和党或社会党集团,以后又指这样一种假设,即先进的艺术必须在反对资产阶级斗争中占据同样的领导地位。大约从1910年起,这个名词在所有的国家又都意指那些看来最得不到公众理解的文化创新者,不论他们有何政治联系。”


  从西方艺术史的情况看来,20世纪60年代以后,尤其七十年代的意大利“超前卫”流派的出现,以及“后现代主义”、“当代艺术”概念的广泛使用,前卫这个词语已经不大被人使用了。70年代出版的枫丹娜现代思潮词典的前卫词条里也说,前卫“现在却是一种时代错误,因为和它有联系的很多艺术、音乐和文学已被人们广泛接受,并得到官方支持。”当“前卫艺术”成为主流艺术之时,“前卫艺术”已经死去。


  那么何为中国的前卫艺术?据刘淳编写的《中国前卫艺术》来看,他把“前卫艺术”前卫艺术的起始点定位于“星星美展”,而过程却很漫长,至现在还没有结束。所以说他评判行为前卫艺术的标准只有一条:不被大众理解的艺术创新者。所以他把“89年大展”时的行为艺术也归入了“前卫艺术”。中国的当代艺术在一开始就面临着现代和当代的双重任务。现代艺术一般是指艺术走上反叛写实主义传统的道路,多把开创新的语言结构和可能性奉为宗旨。而当代艺术继承了现代艺术的新的语言模式,而偏重表达人的生存环境给人带来的各种感觉。在这种复杂的状况下寻找中国真正的“中国前卫”的定义对艺术史本身来说具有重大的意义。


  中国的前卫艺术的充要条件有两大要素组成:第一,也是大部分艺术家和批评家所认同的,前卫艺术是不被大众所理解的艺术创新;第二,前卫艺术必须是在大的环境下受到当局的阻挠。这两大要素,缺一不可,否则,中国的前卫艺术概念将会越来越模糊。下面,我将从这两方面详细阐述何为中国的前卫艺术。


  中国的前卫艺术应该是不被大众理解的艺术创新。中国艺术界一般把自己的前卫艺术史的开端定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也是基于这一标准来考虑的。2005年4月30日—5月29日,在广州美术馆举行了一场“毛**美术时代文献展”,与会专家把毛**时代美术时间段定位1942——1976年。也就是说在这一时间段内,“毛**美术”是美术界的主流美术,“红、光、亮”和“三突出”是当时艺术创作的总原则。1976——1978年,是华国锋时代的两年,但是毛**美术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直到1979年,“星星美展”的出现,才打破这种局面。1979年9月27日,中国美术馆出现了奇怪一幕。馆内正在展出《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馆外公园的铁栅栏上,却起起伏伏地挂满了奇怪的油画、水墨画、木刻和木雕。这些怪东西吸引了不少路过,或打算进馆看展览的观众。一名老大爷问:“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看不懂啊?”“您要是看不懂,那好办。美术馆里有让人看得懂的。“几个摆设着展品的年轻人回答。“那不行啊!艺术是教育人的,怎么能看不懂呢?”老大爷一脸疑惑。这就是星星美展的第一次展览。展览上大胆的作品,让看惯了“文革”绘画的观众大吃一惊。“那些作品的表现手段是自由的,是我们从未看到过的。展览像原子弹炸到中国艺术界一样。”当时还是美院一年级学生的方振宁说,像他这样受到冲击的学院学生为数不少。所以艺术界大部分人把前卫艺术的开端定位“星星美展”,就是因为它开创了中国美术界一个新的时代,让大众有了看不懂的艺术。


  如果中国的前卫艺术只有这一标准的时候,有人不仅要问,那现在大众看不懂的艺术能不能成之为“前卫艺术”呢?这就涉及到我为“前卫艺术”定立的第二个标准:前卫艺术必须是在大的环境下受到当局的阻挠。从中国近代史来看,中国走自上而下改革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不管是辛亥革命,还是改革开放,其形式都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底层或者外层可能影响上面的改革,但是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上面的力量。当“前卫艺术”被当局接受并且有成为主流之势时,前卫艺术已经不再是前卫艺术了。


  判定和何为“中国前卫艺术”一定要从这两方面要素去分析,这两方面因素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问题集中在这几点:第一,按照我这篇文章的观点,我应该把中国前卫艺术的终结的定位于“宪法**示威”结束中国美术馆允许星星美展展览之时,即便是从一个画会的整体来讲,前卫艺术的终结应该在星星美展的解体,也就是1984之前,星星画会大部分成员移居国外之时。


  第二,即便有人反对,认为”89艺术大展”中还是具有前卫艺术的性质,但是至少可以说“宪法**事件”的成功是前卫艺术一个阶段性标志。
  第三。星星美展的“宪法**事件”是艺术界的唯一一次维护宪法的行为,而法律中的“惯例原则”为何没有实行开来?
  第四,从宪法的角度,应该对“星星美展”重新定位,问题在于艺术中宪法的运用与当局对于宪法的宽容程度
  提示:
  前卫艺术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它提出了绘画要“重新回到创作的中心,回到构成创作的理由中”的理论。与至简主义和观念艺术的沉稳不同,超前卫在新的能量和激情中寻求与观众的直接接触,他们回到了艺术创作的“传统”媒介,素描和绘画再次成为他们创作的中心,提笔绘画的手重又成为艺术家与世界的中介,它赋予个人和情感想象以生命,这种想象得到新颖的装饰元素的充实。


  先锋艺术倾向将整个社会的既定文化规范或政治意识形态及其体制作为自己矛头所指的对像,例如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而前卫艺术更多地表现为艺术史内部的艺术语言及其样式的更新、实践和发展,如立体主义,野兽派和抽象表现主义等等。

 

重新认识前卫概念
前卫, 概念, 重新, 认识

语言的混乱意味着我们的思考方式出现了问题,也意味着我们面对的问题发生了变化。例如,当代艺术在使用中被用烂了之后,我们该如何准确地表达中国当下语境中的那些富有实验与意义的艺术呢?这一定是在立场的作用下的产物,而不是因为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我们都具有相同的当代艺术。既然它被用烂了,我们就应该放弃它,重新去我们的批评语库里寻找那些能够涅槃重生的术语。其中一个就是“前卫”一词。


事实上,这个词汇在中国的语境里远远没有发挥出来,有时候不等发挥就被遏制住了,特别是当每一支艺术势力都想借用“当代艺术”这个富有神光的词汇时,我们要明确地警惕:并非所有的当下艺术都是有意义的。那些真正的当代艺术实际上是“前卫”艺术、是那些看起来不是艺术的东西。不具备前卫精神与立场的艺术,不必勉强叫做当代艺术,叫一个“挺好的艺术”就可以了。作为前卫精神的当代艺术是在美术史意义上的当代艺术,这一点在今天廓清我们的思维很重要。
为什么说前卫这个概念术语在中国还有效呢,是因为不是所有的当下都乐于、或敢于称自己为前卫艺术,也不是所有的艺术家有勇气、有气魄、有观念能够做到前卫。前卫是什么?它是一种反思精神、挑战勇气、怀疑现有陈规的智慧、发现问题的表达能力、敢于超越社会禁忌的革新者、能够打破社会政治意识形态压抑的思考者、敏感的颠覆者(不仅颠覆社会陈规,也能够、敢于颠覆自我)。在前卫概念的照耀下,如果是伪当代,就自然马上露出尾巴,不是真正的当代艺术,不过是“大灰狼”而已。


什么样的做法才是“前卫”,这只能是因地而异、因时而异。因为面对的对象不同,所谓的前卫姿态和精神也不同,没有固定的模式,但有一点是确知的:即前卫精神是针对某一类、某一个、某一点的陈规陋习所做的反证,它最大的冲击力是打破了习惯,使视觉与观念陌生化,自身甚至处在社会的边缘之中。前卫是一种对抗力,对抗了压力而产生的反作用力。压力可以有多种多样,一切的习惯行为都可以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既有艺术本身传统的压力,也有社会接受认可的压力,也有自我认知的压力。前卫的姿态不是简单的新奇怪,而真真是在夹缝中表现出一种发现细节、发现可实验的空白。众所周知,前卫作为一种精神能够被接纳和容许,是经过历史的博弈的,前卫精神对社会观念、知识系统的改变产生过巨大影响,前卫本身可能烟消云散,但它所撞击出来的反响却久久回荡,使现代人的思维始终处于活跃之中。


例如杜尚的作用就是改变了艺术定义的界定,促成了后续的一系列观念革新和知识系统的改变。但杜尚之后又如何前卫就成为再次值得追问与实验的问题。前卫的最大意义不在于物质形态的持久性,而在于它留存的思考意义的持续性,以及它产生的文本文献构成的一段历史。这就是所谓前卫的精神遗产。西方的前卫在当时针对了资产阶级社会的审美趣味,并非单纯的艺术问题,但由此开启的达达运动成为20世纪前锋艺术的源头,也是当代艺术的思想资源之一。前卫之所以可以作为思想武器再提取出来,是因为我们今天的艺术现场瞬息万变,展露的艺术手段、形式花样翻新,这一点是当代艺术的特质。但能够体现出探索新领域、新问题、新组合姿态的非前卫姿态莫属,当它出现在不同国家、地域时,就呈现为不同的前卫性。但作为当代共同的全球化趋势和同质化的问题,艺术对此是能够有所为的,这种做为即是前卫精神的当代移植和复活。作为遗产的前卫针对了艺术命题、艺术史趣味问题、社会审美心理、社会政治权力压制等问题,那么作为当下的前卫姿态又体现为什么呢?


由于当代社会的开放性和多元性,前卫不再作为表述用的术语,但它被应用的精神实质到处可见。之一就是跨出某一固定的知识门类,而由艺术为名进行探索。这种探索也许温和,也可能激进,但意图是进入思考的层面,具有相当的社会公共性问题探讨。当代的很多艺术要借助于不同的知识体系才能加以阐释和注解,这里并不是艺术过度文本化就会掩盖了视觉性——视觉性无论如何都不是今天创作艺术、观察艺术和批评艺术的第一选项,如果这样,则根本进入不了当代艺术的思考空间与方法中。比如,在全球化中,移民是一个涉及种族、宗教、文化、语言、心理、经济、政治、国际关系等层面的课题,是不同社会组织要面对、解决的问题。对于艺术,则同样可以呈现它、提出相关问题、问题的深度和广度,这时候的艺术已经不是单一方面的艺术,是结合了不同理论、前沿知识、大量信息的交叉点。这样的艺术自然具有前卫性,因为它仍然敏锐地探索了当下的社会问题和理论问题,但不是传统意义的艺术问题。


对于中国而言,在这样交叉状态中的艺术可否前卫一点呢。当然可以,而且必要,因为中国的当下社会进程所产生的问题多过世界上任何其他的地方:由于历史悠久,积淀了太多了的潜意识;由于经济的不均衡、不公正,两级分化超过了想象;由于政治结构的特殊性,社会积压了大量法律空白和社会正义的合法性基础,社会身份、人口迁移、社会公平、宗教信仰、教育就业等等都是牵动人心的事情。这些足够中国的艺术家想象,为他们展现自己的价值立场提供足够的资源。在中国去做这样的艺术探讨,离开前卫的精神,恐怕难以表达这种当下的现实性和艺术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