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卖潮物~吧

 
 
 

日志

 
 

2015年为什么出现日韩艺术的“口红效应”(图)  

2016-01-17 19:14:13|  分类: 艺术与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为什么出现日韩艺术的“口红效应”(图) - 酷卖潮物~吧 - 酷卖潮物~吧
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展览现场

 
  过去,但凡提到日韩艺术,总无法绕过村上隆、奈良美智、草间弥生和李禹焕。如今,这张名单有望被打破。
 

  单色画和具体派 日韩艺术市场新拐点?

  去年,“具体派”艺术家成为市场黑马。4月,田中敦子作品《93C》在香港苏富比以728万港元成交,刷新了其在国内二级市场的拍卖纪录;5月,白发一雄代表作《十万八千本护摩行》以2408万港元成交,半年内打破原2364万港元的纪录;10月,“具体派”创始人吉原治良迎来国内首个“白手套”专场,22件拍品总成交额超过2676万港元。

  韩国方面,金焕基迎来他的“千万时代”.去年5月,其1956年作品《蓝山》以1384万港元破国内拍场纪录;10月,其1957年至1959年作品《梅花》以392万港元成交;11月,另一件作品《无题》以580万元成功在场内易主。佳士得方表示:“自2008年,我们开始推送金焕基的作品,2014年从欧洲收集了一件他非常早期的作品,是韩国市场没有的。此举诱发了市场对韩国艺术的关注,并传递了全球市场都在关注韩国艺术的信号。”如拍卖行表述,2014年11月,金焕基作品《无题》以784万港元成交。

 

  另一位单色画代表朴栖甫离千万大军仅一步之遥。去年秋拍,他的作品《描法第65-75号》以940万港元成交。目前,朴栖甫共有7件作品突破百万大关,其中6件都成交于2015年。另外,2008年,国内市场共流通过7件朴栖甫的作品,其中不乏超过50万元的作品,比如《描法 No.050319》(112万港元)《描法 No.051128 》(88.5万港元)和《描法No.071123 》(56万港元)。上述数据或许说明,在2008年,朴栖甫的作品曾进入第一轮高峰。

 

  上述数据足以证明,单色画和具体派正使“以西为贵”的艺术界重新审视“战后的亚洲”.事实上,近年来,多个博物馆级别的展览聚焦单色画和具体派。比如,2011 年李禹焕曾在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回顾展“记录无限”、2012年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东京1955- 1970:新前卫”,以及2013 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具体派:灿烂乐园”等。2014年春,香港佳士得引入了“具体美术协会”,并在去年春拍上引入7位具体派艺术家的作品。苏富比则去年首次引入吉原治良专场。上述数据足以证明,单色画和具体派正使“以西为贵”的艺术界重新审视“战后的亚洲”.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日韩两国都发生了文化、经济和政治上的变革。韩国单色画是朝鲜战争后首批首批韩国艺术家创作的单色画作品,他们是多半从海外留学归国,不愿拘泥于西方的主流的抽象意识,在韩国发起先锋派运动;具体派则由吉原治良于1955年创立,时年7月,首届“具体派艺术展”在日本大阪的小原会馆举办,白发一雄的《挑战泥土》以及村上三郎的《六个洞》在展览上亮相,作品颇具表演性。

 

  “十年前,中国藏家比较了解李禹焕。” 学古斋画廊上海负责人崔秀莹说,崔秀莹是韩国人,2005年第一次来中国出差。

  从村上隆、李禹焕到吉原治良,日韩艺术在韩国走过了十年。

 

  韩流的“口红效应”?

  崔秀莹说,十年前,中国藏家谈论最多的日本艺术家是村上隆。由村上隆的引领卡通符号、与其背后日韩宅文化等软性文化输出,是十年前他收获大批拥簇的主要原因。2006年举办的“,将要卡通符号的影响力发扬极致:无论是山口蓝,还是松浦浩之,都以非写实手法描绘人物,他们强化眼睛大小,弱化其他五官,传达或慵懒、或倔强的形象。另一位艺术家秋好恩,更是用自己身体作为媒介玩转一场COSPLAY,她戴上书写”ON GALLERY“帽子,在衣服上涂鸦,俨然是个移动的人形画廊。

 

  另一位具有庞大影响力的日本艺术家是奈良美智。和村上隆一样,奈良美智用个性的人物形象,建立自己独特标志。2015年,奈良美智举办个展”星星“,成了艺术家离中国大陆最近的一次。

  有趣的是,上述两位最为人熟知的日本艺术家,其在中国二级市场的价位,也和具体派与单色画一样,在最近三年内疯长。

  一组村上隆的数据显示,2007年至2008年,其作品市场总成交额由700万美元至1200万美元,即使次年遭遇经济危机,使总销售额下滑至300万美金,但一年后即回升至600万美金。然而,据雅昌艺术网拍卖数据显示,在11件单价超过百万的作品中,仅2件作品是2008年成功易主的,成交额达828.75万港币。不过,随着2012年《丁丁的城堡》在纽约苏富比以420万美元拍出后,村上隆的热度很快辐射中国市场。2013年10月,其作品《The World of Sphere》和《Jellyfish Eyes-Saki》共斩获3120万元港币,8件过500万港元的作品中,有7件流通于2013年之后。

 

  无独有偶,奈良美智在中国(包括香港)拍场价格在过去5年内持续走高。目前,其最贵的作品是去年5月易主的,以1972万元成交。5件单价超过千万港元的拍品中,4件是去年流通市场的。”国内藏家更愿意买已经受到市场认可的作品,因此,第一批为人熟知的日韩艺术家在欧洲经过展览和市场的淘沙后,进驻中国市场稳坐天价也有人接盘。“一位青年藏家告诉雅昌艺术网。

 

  上述藏家继续补充道,相比村上隆、奈良美智和草间弥生等大热的艺术家,单色画和具体派在市场颓靡时更受谨慎的藏家青睐。”单色画和具体派是过去某段历史的产物,其艺术特征和价值已经被分析得非常透彻,在经济下滑时期,买这类作品更抗风险。“上述藏家分析日韩艺术的”口红效应“.

 

  逆势回归 韩国画廊能否力挽狂澜?

  过去十五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大浪淘沙般的变化。期间,单色画与具体派的展览也曾在国内低调展出。

 

  2005年起,阿拉里奥、韩国表画廊、朴敬美画廊、Artside等韩系画廊相继进驻酒厂艺术区、798和草场地。2007年,韩系画廊数量达到峰值:在当年的”艺术北京“上,共有13家韩国画廊参展,”当年,学古斋画廊也想进驻北京,但无论是798还是酒厂,已经没有合适的位置了。“崔秀莹说。

 

  2007年,朴栖甫首个中国个展在阿拉里奥展出。崔秀莹至今记得,当时,阿拉里奥北京空间连续几年推出12至13个展览,展览数量超过天安和首尔馆的展览总和。2006年至2007年,除朴栖甫,北京馆分别推出了李智贤、金韩娜、权五祥、”单色画在韩国发展稳定,我们在韩国不会刻意培养藏家或强调那段历史,但那时中国藏家并不了解。“崔秀莹说。

 

  同样是2007年,黄笃受邀在东京画廊策划《什么是物派》,网罗李禹焕、关根伸夫、小清水渐、菅木志雄等物派重要艺术家的作品。这场展览比李禹焕古根海姆个展要早5年,比关根伸夫上海个展要早4年。在当时以”卡通动漫“为审美主流的日韩艺术,国内藏家对”物派“的认知度要低得多。”在2007年,画廊举办单色画或物派展览的风险是很高的。若达不成销售,展览失去了本质意义--画廊不是美术馆。“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受到经济危机影响,韩系画廊自2009年后相继隐没,2011年,Artside画廊邮件宣布退出中国市场;2012年,阿拉里奥以《最后的晚餐》宣告”暂时离开“.有分析指出,韩系画廊退市原因主要和经济相关。据报道称,2008年-2011年,韩国平均经济增长为3.1%,为60年来最低。然而,几年后,韩国经济并未好转:2014年,该数据并未明显上调,维持在3.3%.另外,去年12月,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公布,约有48.2%受访者认为2015年的生活水平较去年”下降“,生活幸福度降低。

 

  除经济外,中国税收政策也令国际画廊”无奈“.一般而言,一件艺术品从境外入关,并且在国内成功销售,要先后缴纳6%的进口关税和17%的增值说。另外,任何一位艺术家,不论国籍,若其作品在国内销售成功,他/她需缴纳19%的个人所得税后,才能拿到所得收入。这对于习惯零关税的韩系画廊压力不小。

 

  ”我们现在来到上海,希望之后自贸区能够给予可能性。“崔秀莹说。

  学古斋、阿拉里奥画廊逆势回归,在展览上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策略。前者坚持以中韩艺术家个展为主,去年先后举办赵能智、李辰龙、申美璟等展览。后者则以印度艺术家苏伯德?古普塔个展开幕,之后展示高磊、倪有鱼与名和晃平的个展。据阿拉里奥透露,2016年,画廊将引入首个韩国艺术家个展--尹明老个展。

 

  ”展览策略上,阿拉里奥更加谨慎,它以苏伯德?古普塔个展对外宣告‘国际画廊’的地位,之后用几位国内藏家熟悉的青年艺术家来接地气,单色画火了再推尹明老。学古斋则更加实验性,有些艺术家的作品需要在本地持续孵化。“一位业内人士称。

 

  单色画、具体派 昙花一现还是新机遇?

  过去一年,”单色画“、”具体派“不断在市场创造新的纪录。去年巴塞尔艺博会上,首尔Kukje画廊在VIP DAY上卖了24件单色画的作品,其中李禹焕(Lee Ufan)的中幅作品《从线条开始(From Line)》售价达70万美元,朴栖甫(Park Seo-bo)的《写作(Ecriture)》则以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另外,来自洛杉矶的Blum and Poe画廊以110万美元和95万美元的价格分别售出1978年的作品《从点开始》和1979年的《从线条开始》,创造了艺博会单色画最高纪录。首尔PKM画廊卖出尹亨根的两幅作品,分别以28万美元和23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另外,在去年Frieze Master上,首次参加的学古斋画廊展示8件郑相和的作品也在VIP DAY全部售罄,据透露,是海外藏家购买。

 

  从李禹焕的拍卖数据来看,34件已成交的作品中有9件超过500万港币,其中6件在2014年售出。其中,一件1975年创作的《从线开始》与一件1979年作品《从点开始》在同一年分别以1329万港元与1264万港元成交;另外,1985年《冬风》与另一件1979年《从点开始》以 604万港元和544万港元成交。是年,李禹焕在法国凡尔赛宫展示了10件装置作品,这是他在古根海姆个展(2012年)之后,又一次在西方举办大型个展,两年内的两场个展无疑推动它的市场走向。

 

  另一位单色画代表金焕基则在去年春拍时斩获其个人记录,作品《蓝山》以1384万港元成交。另一件早期作品《无题》则在2014年以784万港元成交,远超250万港元的最高估价。数据显示,早在2008年9月,纽约苏富比曾推出几件金焕基的作品,《Flying Bird》和《Petite Rose》分别以43.45万美金(约297.63万元)和 19.45万美金(约133.23万元)成交。

  ”相对于其他同等地位艺术家的作品,具体派和单色画的作品价位比较稳定,且经日韩本地市场检验,还有上升空间。“崔秀莹预估。

 

 

2016-01-16雅昌艺术网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