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卖潮物~吧

 
 
 

日志

 
 

潘公凯:谭平的绘画性抽象  

2016-02-21 16:33:43|  分类: 艺术与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公凯:谭平的绘画性抽象 - 酷卖潮物~吧 - 酷卖潮物~吧

 

从谭平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有一种素质,一种自然的禀赋。这种自然的禀赋所标示出的是每个艺术家不同的思维习惯和知识结构、审美趣味,以及对艺术的志向和追求。谭平作品中那种一以贯之的艺术素养,从初学绘画开始就显示出他在艺术趣味方面高格调的追求。

文化与艺术发展到“现代主义”之后的今天,似乎不再有一个共同的评价标准,也不再有清晰明确的发展脉络,而呈现出多元化与碎片化的状态。但是历史螺旋式前进的大势,决定着文化最终依然会不断地继承和得以延续。谭平作为一名抽象艺术家,我们如果将他放置进艺术史的坐标内,他的创作实践指向的目标和形态,大致上属于西方“现代主义”末期的形式语言纯粹化的旨趣在中国当代语境中的呈现。

“现代主义”阶段贯穿20世纪欧美艺术发展的始终,从19世纪末,持续至20世纪中后期, 现代主义对古典艺术的反叛和革新成就巨大。这场现代主义运动既是对传统艺术的否定,也标志着传统文化的一次巨大转型。建构现代主义理论基础的理论家之一格林伯格明确指出这场运动的任务和目标是“艺术的纯粹性和纯粹化”——将艺术的形式语言,从强调文学性和综合性的古典艺术中抽取出来,赋予语言本身以独立的审美价值。古典文化中,“艺术”为宗教和政治服务,从古希腊雕刻、中世纪宗教绘画,到启蒙运动后的新古典主义,新现实主义和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始终作为一种视觉化的呈现手段,服务于所要传达的社会性“意义”。直到现代主义早期的艺术家们,将“艺术”从社会性和宗教性的功能当中剥离出来,认识到形式语言所具有的独立的审美价值, 使“艺术”成为“艺术”本身,才出现我们今天所理解的“艺术”这个词,也就是“fine art”。

艺术家的这种明确的自觉意识,始于印象派。印象派绘画,既不想服务于宗教故事,也不想服务于意识形态的宏大叙事。印象派的艺术家们专注于语言,研究如何表现外光,如何表现自然环境中人的视觉色彩感受。这种追求和研究的直接目标是为“艺术”而“艺术”。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前一个“艺术”指的就是艺术的语言结构,为了探索语言结构而从事创造“艺术”,这是西方艺术史的重要转折。

现代主义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但是中国的美术教育界、批评界对现代主义艺术的研究却往往缺乏中国的视角与深度,中国艺术家中有能力深入研究和推动现代主义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和本土化的人数更少。这是因为西方经过三百年演进的艺术成果,在中国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一齐进入中国,没有时代背景的逻辑,也没有时间先后,一齐涌进来了,形成了多元性的复杂局面。这种共时性的多元并列的状态,加上当时社会人心的对外部世界的憧憬,艺术市场又被西方藏家有意吹捧,“后现代艺术”在中国成为了最具吸引力的新形态,众多中国的年轻艺术家们一下子扑向观念艺术和装置艺术的领域,“现代主义”还来不及消化和充分吸收,年轻艺术家都迫不及待想跨过去,希望与“后现代”同步。

 

中国当代艺术所忽略的现代主义成果,正是中国今天文化与艺术中十分缺乏的部分。现代主义对于形式语言的探索过程和结果都具启发意义的,也是必须深入研究的:形式语言的独立性中包含的审美价值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是整个现代主义阶段需要研究的学术性的本质。我们现在的艺术家不断追求创新和个人风格,但是创新和个人风格都应该是围绕着形式语言的审美特性展开,在现代主义阶段也就是格林伯格所主张的艺术的纯粹化和纯粹性。纯粹的过程和纯粹之后呈现给观众的审美感受,在我看来是现代主义的本质成果。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圈最缺乏的就是对这个部分的理解和研究,一个批评家和艺术家只知道某种“语言”在以往是否出现过,是否新鲜,而无法判断“语言”的好坏高低,这种评论风气以及艺术的创作态度,使得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圈陷入一种简单浅薄的为新而新的风格化表现的所谓创新中。

如果说谭平的作品属于现代主义后期样式,那么我们如何来理解谭平在作品中的审美呈现呢?首先必须深入理解现代主义所提倡的“纯粹化”和“纯粹性”。在西方抽象探索的大范围中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以蒙德里安为主,理性的冷抽象,其后的光效应以及视错觉都是属于这一脉抽象艺术的探索;与冷抽象相对的另外一端是热抽象,一般说以康定斯基(尤其是他的早期作品)为代表,其后出现的有波洛克和德库宁等等。

 

在抽象艺术的发展过程中,有一部分艺术家和作品是我特别喜欢的,我认为需要深入研究并能够继续推进,是介于热抽象和冷抽象之间的“绘画性抽象”。这是一类具有精英性的,并且不容易被看懂的抽象作品。例如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德库宁,他艺术中的重要特点就在于有一种非常扎实的造型基础之上的专业性的追求,德库宁的素描基础很好,只有经过美术学院的专业训练才能欣赏德库宁的作品。德库宁作品中的抽象语言是非常感性的,它不是那种通常理解的“美”,而是在狂放中展现出来的对作品的掌控力。我所说的“绘画性抽象”的代表性作品是马瑟韦尔,如《西班牙共和国的哀歌》,我特别喜欢,几个巨大黑块的力量感,与黄色的配比,恰到好处。黑块的形状与构图控制是关键,最能显示出艺术家的真正水准。还有克兰的黑白作品,也画得非常好。另一位抽象大师塔皮埃斯的作品显得粗糙,但十分简洁和有力量,这些粗糙的,看起来不起眼的作品其实很有味道,有一种从浑厚质朴中透露出来的雅致和文化修养。热抽象的另一位代表波洛克,基础弱一些,依靠随机性和偶然性,完全不控制、偶然的洒落组成画面,作品看起来“自然”“天成”,却降低了艺术家对手和笔的掌控的难度,其实做起来是比较容易的。 所谓“绘画性抽象”,特别依赖于才情与感悟,它不是理性的几何形,也不是全靠偶然性,而是基于感性的掌控,在于作品内部的结构关系,在于艺术家对形与色的充满感情的敏感和把玩,在于才情修养的自然流露,在于一笔和另一笔之间的空间张力,考验的是艺术家的主观意志对画面节奏的安排,对形的掌控。

 

因此,一个抽象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自我探索,自我修炼的过程。我想对于马瑟威尔和塔皮埃斯这样的艺术大家来说,“艺术”就是画出内心深处的感受。显然,谭平的作品在这个方向上,有着相同的格调。在谭平的作品中,我们仿佛能够透过他画面的肌理、线条、印痕,看到他对艺术不断地体悟,看到他手中刻刀微妙的转向,气息轻重缓急的变化,内心敏感的体验与闪念,而这些微妙变化所留下的痕迹仿佛又是浑然天成,自然所得,如同空明中的一次顿悟。这类作品似乎总是伴随着精英性的审美气质,这些细微的、考验艺术家能力的精妙变化和中国画当中的笔墨非常接近,中国画当中的笔墨也必须经过书画家一生的心力与技能的锤炼。

谭平今天正在从事的绘画性的抽象艺术,从早期的意象性作品一直到今天的这一根40米长线,和马瑟威尔以及塔皮埃斯等等这样的艺术家们有很大的共同性,他们作品中共同体现出的艺术修养和格调,带有与生俱来的自然的禀赋,同时整体素养和掌控能力又在不断地探索和修炼过程中锻造的炉火纯青。

 

以欧美为代表的现代艺术对人类视觉艺术的推进,对整个人类艺术的发展,形成巨大的建构性成就。但是现代主义阶段在西方又经历得太快,由于西方理论对于创新精神的过度强调,现代主义尚未深入已成为一个过去时。而谭平今天的艺术创作,就是在推进这一成就在中国的语境内继续发展,这是中国艺术目前仍然缺乏的一个部分。我非常赞赏谭平的探索方向,作为一个艺术家,谭平今天所做这个努力很有意义,他在这条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并且值得坚持的道路上继续着颇有些孤独的工作,他的志趣、他的禀赋和他在此展出的“绘画性抽象”作品,已足以使他进入20世纪以来抽象艺术大家的行列。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